灯塔市 共和县 东台市 宝鸡市 安仁县 裕民县 七台河市 克什克腾旗 宜黄县 大石桥市 中卫市 南皮县 浮梁县 白银市 桂林市 原平市
南京药厂发生闪爆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 秘鲁再添未解之谜 渣土车压扁小轿车 渣土车压扁小轿车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 中国大妈

因“吃错药”,导致我国每年约有3万名儿童耳聋

标签:鸭毛 斗地主 txt

2018-6-2 18:11:04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儿童用药问题多,应抓紧让政策落地。

六一儿童节将至,儿童用药安全问题再次被关注。有数据统计显示,我国儿童用药不良反应、事件发生率居高不下。据《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统计,我国儿童药物不良反应率为12.5%,是成人的2倍,新生儿更是达到成人的4倍。儿童不合理用药、用药错误造成的药物性损害更严重,因用药不当导致我国每年约有
  六一儿童节将至,儿童用药安全问题再次被关注。有数据统计显示,我国儿童用药不良反应、事件发生率居高不下。据《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统计,我国儿童药物不良反应率为12.5%,是成人的2倍,新生儿更是达到成人的4倍。儿童不合理用药、用药错误造成的药物性损害更严重,因用药不当导致我国每年约有3万名儿童耳聋。

  其中,品种及剂型不足成为影响儿童用药安全的重要因素。2016年,我国0~14岁儿童的数量占总人口的16.6%,患病儿童数量占总患病人数的比例已超过20%。但作为药品消费的特殊群体,儿童药品的种类占药物总量的比例却不足10%。我国3500余种化学药品制剂中,专供儿童使用的仅60多种,所占比例不足2%,儿童专用药品严重匮乏。

  近年来,针对上述问题,相关各方也在积极行动中。

  提高药企积极性数据开放不失为一个办法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2016年就儿童用药问题进行采访时就了解到,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儿童用药供需不平衡的现状逐渐加剧。有数据显示,全国6000多家药企中,仅10余家药企专门生产儿童用药,产品中涵盖儿童用药的企业也只有30余家。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导致我国儿童用药品种少、剂型少的主要原因是企业缺乏积极性。

  “我们公司生产的儿童药仅有十余种,多为非处方药,占比仅5%~7%。”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药企负责人方经理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他强调,儿童药不是成人药减半或者减量就可以临床使用,儿童药就是儿童药,在研发过程中,伦理、技术方面面临的问题比成人药多很多。无论时间还是资金成本都会较成人药消耗得更多。例如,考虑到儿童用药的特殊性,设计时需考虑的因素较多,如剂型、口味、包装等;定价也较难,一般药物的定价与有效成分相关,儿童药有效成分含量比成人药低,但生产工序和成人用药接近,生产成本高;儿童的疾病谱也与成人不同,较成人相对较窄,市场较成人用药要小。成本高,利润空间??,投资风险高,导致企业不愿研发和生产儿童用药。

  另外,北京朝阳医院药剂部主管药师于晓佳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临床试验难也是儿童用药不容忽视的问题。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药品临床试验主要在成人中开展,多数药品未在儿童中进行过相应的临床试验,缺乏实验数据。此外,开展临床试验较成人所需资金更多,周期更长。且儿童用药的依从性较差,反馈能力不足会导致试验实际操作的困难。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我国大部分儿童医院为公立医院,儿童的临床用药数据和儿童不良反应情况,政府相关部门应有所掌握。他们建议,如果能建立数据库,并向药企开放,那就可以大大降低企业前期的调研成本。而且,类似基础的数据工作,不仅对研发药品有帮助,也能够在分析大数据的基础上,研究儿童用药存在的问题类型,减少人为导致的用药悲剧。

  政策激励不断跟进下一步关键在落实

  这些年来,针对儿童用药“基本靠掰”的现实问题,早已引起国家重视。2017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曾益新就曾表示,国家相关部门也对此问题高度重视,近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六部门出台了保障儿童用药的若干意见,制定了两批鼓励研发清单。特别是2017年,在原食药监总局、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技部等部门重视下,新药研制的国家重大专项中,已将儿童药品的研发和审批作为重点任务进行布局,财政部也给予大力支持,专门设立了重大专项课题,研发和加快审批适合中国儿童使用的儿童药品。

  曾益新表示,所谓适合儿童的药品,一是在剂量上,因儿童出生后不同阶段的体重不同,用药也需要不同的剂量。另外在剂型上,片剂不适宜儿童,而应通过口服液等适合儿童口味的方式才能易于服用。这也是“十三五”期间的重点任务,科技、财政、药监、卫生等部门合力共同加快专为儿童用药的研发和审批程序。

  不过,这一切都还需要时间。

  另外,今年2月,针对“儿童用药研发进展”等相关问题,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称,儿童用药情况正在改善,将会在生产研发等方面加大力度,保证儿童用药供给。梁万年表示,2017年国家出台了关于保障儿童用药的一些指导性文件,同时也在研究制定相关措施,从儿童药品的研发到生产、流通、临床使用等都作了规定。尤其是针对儿童用药短缺建立了短缺药品监测点,对短缺情况进行及时监测预警,一旦预警,针对其分布范围和短缺程度在国家级层面和省级层面建立了两套应对机制,从生产到供应、流通,有一系列措施应对。

  除此之外,就在今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该《意见》明确,“制定鼓励仿制的药品目录”,包括“鼓励仿制临床必需、疗效确切、供应短缺的药品,鼓励仿制重大传染病防治和罕见病治疗所需药品、处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所需药品、儿童使用药品以及专利到期前一年尚没有提出注册申请的药品。”可见,国家在政策上一直惦记着儿童用药,解决儿童“缺药”问题,虽然不能只靠政府,但政府积极有效的政策激励必不可少。未来,让政策落地,让企业实实在在享受到政策红利还需进一步推进落实。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发展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分享到: